月坛南街

智商不高什么都记不住……不许打我
我的我的都是我的٩(º﹃º٩)

【琅琊榜同人/全员搞笑向】营销战争21(完结)

琉白evenstar:

第二十一集 论墙的倒塌


 


“如果社会准备好迎接一种趋势,那么,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启动它,可是如果社会没有准备好,谁也奈何不了它。”


 


——《琅琊文化营销》 作者:蔺晨


 


苏宅迎来了一位客人,不速之客。


梅长苏开门的时候,他吸溜着老坛酸菜牛肉面,左手还刷着微信朋友圈。


“蔺晨,怎么今天来的这么——”


老坛酸菜牛肉面,连带赠的两根双汇王中王淀粉肠,就掉在了地上。


“景琰……?”


“小殊。”萧景琰站在门口,“你变样了。”


“你为什么……”


“你费尽心机隐瞒自己的身份,不就是不想让我知道你变成了一条营销狗吗?”萧景琰说,“我等你来认我,等了那么久,你究竟还想把我当傻子耍到什么时候?”


梅长苏:“我自己跨不过去这个坎。”


萧景琰:“你是我的小殊,一个做将军的小殊,和一个做狗的小殊,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?贱人就是矫情!”


“你才贱人!”


萧景琰微微挑起嘴角:“你看,林殊还是那个林殊,从来不会因为我是皇子就对我有半分好脸色,名号是改变不了一个人的。”


 


萧景琰是带梅长苏入宫的,一路上他捉着梅长苏的手,生怕这个人会从眼前溜走。


“放心,父皇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,他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。”


“他如何知道我是梅长苏?”


“是我告诉他的。”萧景琰说,“我必须要告诉他,究竟是谁打败了他。这是赤焰正名的开始,我怎么能让你顶着一个假身份入宫?”


梅长苏只忧虑了那么一秒,再抬眼看向萧景琰时,已经带上了全然的信任。


这个靖王,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偷菜的萧景琰了,他是网络上千万粉丝,一呼百应的大V,一座公平与正义的丰碑。


一个已经身败名裂的梁帝,如何能与之抗衡?


 


梁帝发觉自己确实是该向年龄低头的时候了,他常常听说人老了,就总会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,那时他能轻而易举的拉开四石弓,纵马在猎苑中驰骋一天也不觉疲累,归来时坐在满园梨花之下,与林燮言阙畅饮一番,纵谈天下局势。


如今,王宫梨花依旧,却再也听不见那粗豪的笑声,也闻不到馥郁的酒香。


恍神间,梁帝见到梨树尽头有一人穿白衫,与梨花相映成趣。


再熟悉不过的面容,较之当年之飞扬,多了几分沉稳,几分沧桑。


梁帝笑了,眼角的皱纹里充满了怀念与伤感。


“林殊,你越长越像你父亲了。”


 


梁帝伸出手,让梅长苏把他扶起来。梅长苏恨梁帝,却不至于为难一个老年人,他将梁帝托起来。


梁帝抖了抖袍子:“朕不想与你多说,也不想解释,朕只来告诉你,赤焰一案朕绝不会翻。”


梅长苏心头怒火一起:“陛下还不认为自己错了吗?”


梁帝嗤笑一声:“林殊,你来给朕上上课,朕到底错在哪儿了?你的赤焰军和北渝激战正酣的时候,我们两国三十万两黄金的订单还在洽谈,我大梁的商团还攥在对方手里,你们打了一个星期,我们的通讯就中断了一个星期,你攻陷了对方1100个网站,重要网站800个,北渝攻陷了我们900个网站,重要网站400个,其中还包括多个付款和交易平台。”


“你还不懂吗,大梁和北渝的关系不是你吃我一掌我还你一拳。如果一场战争打了的结果是两败俱伤,到底有什么打的必要?”


梅长苏反驳:“陛下完全可以下令让我们停止攻击,为何却背后捅刀封我们的号?”


梁帝仿佛听见了什么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:“我下令停止你们攻击?那不间接承认你们赤焰军与北渝黑客互相攻击是朝廷授意?我要为这件事情定性,这件事情,就是一起恶劣的网络黑客攻击事件引发的两国争端。第一,我要让北渝看到,我们的态度是明确的,赤焰军不代表朝廷的态度,所以交易,该谈的还是要谈下去。第二,我要让大梁人看到,网络暴民必须受到管制,如果网络任由你们这群技术宅不受控制的横行,今天你们自称是红客,也许有一天你们厌倦了赤焰军的旗帜,转头又做起了黑客怎么办?我大梁的信息安全,谁来保障?”


梅长苏:“安全?您为了安全,就建了一堵防火墙,把整个大梁围在了里面,外面的人看不到大梁,大梁的人也看不到世界。这是安全吗,这是闭关锁国,自欺欺人。网民可以不用自由思考,但是他们必须有自由思考的权利,他们可以不畅所欲言,但是他们必须有畅所欲言的空间。”


梁帝并没有回应梅长苏的愤怒,他双手背过去,说:“前一段时间,誉王发了一篇社论,听说是琅琊阁和江左盟联手将舆论破坏性压制在了最小的范畴之内,就算是这样,仍旧有不少人质疑我大梁朝廷,意图追随滑族,全力支持其分裂我大梁疆土。”


梅长苏:“这是舆论战争不可避免的损失,但是更多的人,已经看清了局势,绝不会背叛大梁。”


梁帝:“如果有一天我打开了防火墙,你们每天都要卷进这样的舆论战争之中,告诉我,林殊,你们准备好了吗,赤焰军准备好了吗,琅琊阁准备好了嘛?”


梅长苏:“我们时刻都在准备着。”


梁帝:“可是大梁却没有准备好。”


梅长苏从来没有想过梁帝会直接这样把责任认了下来。


“一个自身很强大的国家,是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抨击的。但是一个弱小的国家,却只能树立各种各样的禁忌来维护自身的利益。防火墙的建立,是因为大梁本身的脆弱,最后却必须要由赤焰军和民众来承担后果。”


“当年一场黑客交锋让我看到了很多东西。比如信息安全重要,比如舆论战争的可怕。我想过,我大梁有赤焰军,何曾怕过战争?但是当我信心满满的时候,有一个人告诉我,大梁在网络战场上,除了赤焰军,几乎一无所有。人们都急着发出自己的声音,却根本不管是对是错,网络谣言横行,权威媒体缺失,法律意识淡薄,记者无德,捏造新闻,断章取义,自我炒作,为博眼球连我军派往敌军营中卧底的脸部马赛克都不打!”


“而赤焰军呢,赤焰军只是一群爱国的程序猿,他们能阻挡北渝的代码攻击,阻挡的了人心的动摇吗?”


梁帝见梅长苏默然,继续说:


“这也是我对你父亲说的话。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你,因为他知道,他自己可以向政治妥协,但是你不能。你和赤焰军,必须要对那堵墙,心怀恐惧与仇恨,你们恐惧自己将要生活在一个封闭的世界,你们愤懑不平,才会疯狂的成长,希望有一天能够获得强大的力量,获得话语的主导权,彻底冲垮那堵墙。”


他背向梅长苏,缓缓走向了昔日荣耀无比的王座:“赤焰军的案子,我可以说夏江和谢玉捏造谣言,夸大了赤焰军的破坏力量,但是我不会承认把你们定性为黑客攻击是错,我不承认封号是错,我也不承认建立防火墙是错,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交易。”


“誉王这件事让我看到,大梁的媒体力量已经成长起来,或许是时候了。”梁帝转过身来,指了指梅长苏:“林殊,你就是撬动防火墙的第一个人。”


梅长苏跪地:“臣不想说皇恩浩荡,但臣许诺,墙倒之后,臣必与赤焰旧将,倾一生之力,保护大梁。”


梁帝欣慰点头。


梅长苏站起:“臣还有一事不明。”


“说。”


“当初让陛下下定决心建墙的人是谁?”


梁帝看着梅长苏那双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眼睛,知道这一关还是要过的。


他击了两下掌,梅长苏看着一人从帘幕后走出,面冠如玉,明目朗星,指尖把玩着一柄玉扇,耳骨处露出一段银环:


“林殊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大梁网络舆情局的蔺少帅。”


蔺晨玩着指甲:“林殊,我有没有说过,无论到哪里,我都是你的上级。”


梅长苏呆立在原地数秒,一股怒火烧遍了他的全身。


“你大爷的。”梅长苏抄起手边一个花盆砸了过去。


 


梁帝走出王宫,并不理睬身后的乒乒乓乓杂乱的斗殴声。


萧景琰在不远处等待着梅长苏,见到他的出现,萧景琰有些尴尬。


“父皇。”


“景琰,过来。”梁帝招了招手,萧景琰走了过去,突然感觉怀里沉甸甸的,一块玉玺落在了手里,“这个大梁,就交给你了。”


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曾经属于他的地方,然后不带一丝留恋的把自己的热血理想,阴谋诡计,一起埋葬在了这里。


属于萧景琰的时代,从这里开始了。


 


三月后,萧景琰登基为帝。


五月后,萧景琰颁布《网络安全法》,废防火墙。


六月后,北渝公开支持成为流亡分子的誉王,北渝黑客挑起战争,攻陷大梁重要网站290余。


梅长苏坐在电脑前,写下身为梅长苏的最后一条微博:赤焰易帜,长林崛起。


七月后,林殊旧号解封,长林军裹挟着一股红色的巨潮,冲向了北渝黑客。


林殊回归。


 


【END】


 

评论

热度(1345)